|  
首页
>>统计资料>>统计分析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助推农业农村现代化
——基于乡村振兴背景下泰州农业农村现代化调研分析

发布日期: 2021- 09- 15 16: 55 信息来源: 市统计局 浏览次数: 字号:[ ]

2020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强调,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是需要全党高度重视的一个关系大局的重大问题。在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如期完成基础上,中国已踏上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大道,“三农”工作重心发生历史性转移。市统计局就乡村振兴背景下泰州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现状、存在不足开展了调研,并提出相关对策建议。

一、泰州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现状

泰州位于沿江经济带的咽喉位置,长三角城市群未来发展,特别是上海龙头城市发展及资源整合必定要经过泰州。辖区内包括3市4区,总面积5787平方公里,耕地面积296.7千公顷,耕地面积省内排名第7位。近年来,泰州市抢抓机遇,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省文件精神和各项强农惠农政策,按照《泰州市现代农业发展“十三五”专项规划》确定的目标和指导思想,农业经济发展态势良好,农业现代化水平迅速提升。

1.乡村振兴战略稳步实施。泰州市积极响应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现代农业稳步发展。在全国率先成立地市级家庭农场服务联盟,建设农村生产性综合服务体180多个;从事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经营主体2193个,其中农村集体经济组织304个、农民专业合作社744个;2020年乡村服务业总产值达到25亿元,比上年增8.79%;建成6个省级主题创意农园、7个省级休闲农业精品村,年接待游客1480万人次,综合收入61亿元。农村居民实现稳定脱贫,大力推进民生幸福十大行动,2020年全面小康指数位居全国地级市第41位,比2019年前进了2位。脱贫攻坚圆满收官,经济薄弱村全部摘帽,建档立卡低收入农户人均年收入五年翻一番。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分别增长4.0%、6.5%。泰州市委市政府持续推进“一高两强三突出”部署,致力推动泰州高质量发展走在前列。出台稳岗增岗系列政策,兜牢失业底线,推进能级工资集体协商,就业创业形势持续向好,政策的持续发力保障了居民收入的稳定增长。

2.农业现代化水平迅速提升。一是稳定粮食和“菜篮子”产品生产。2020年泰州市粮食播种面积562万亩、总产量56.2亿斤,粮食亩产499.5公斤,居全省第一。建成省级万亩永久性蔬菜生产基地8个、部级和省级蔬菜标准园28个。二是补齐农业基础设施“短板”。至2020年底全市累计上图入库高标准农田293.5万亩,其中在基本农田上建成面积270.12万亩、在“两区”建成面积237.08万亩,高标准农田已上图面积占耕地面积的66%。三是强化农业科技支撑。建成省级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推广示范基地17个,培育农业科技示范户7460个,全市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68.2%,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建成68个农业物联网应用示范点、11个智慧农业综合示范区,规模设施农业物联网技术应用面积占比达24.5%,农业信息化覆盖率达65.6%。

3.区域特色产业加快发展。一是突出集聚发展,农产品加工业提档升级。泰州市已经形成了年产值规模达60亿元的兴化市戴窑大米加工企业集群;以“苏三零”品牌为核心的年产值达40亿元面粉加工企业群;高港核心港区百亿级粮油加工企业集聚区;兴化脱水蔬菜加工企业产值占全国1/3强,年产值达50亿元。二是特色种养业发展较快。靖江香沙芋、兴化香葱、泰兴花生、高港地道中药材等地方特色产品发展规模逐渐做大,以河蟹、小龙虾等为代表的“虾蟹经济”成为水产养殖的主导特色和地方支柱产业之一,“靖江汤包”“溱湖八鲜”“沙沟鱼圆”等一批“乡字号”“土字号”乡土特色食品品牌叫响市场。三是特色专业村镇建设加快推进。充分挖掘乡村产业资源,加快培育“一村一品”专业村镇,建设一批乡土特色农产品生产基地,认定市级“一村一品”示范村镇67个,培育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镇14个(全省144个)。

二、泰州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进程中存在的不足

1.高质量发展仍存不足。一是产业富民方面。乡村产业仍处于初级阶段,发展规模小、布局散、链条短,品种、品质、品牌水平相对偏低,企农利益联结机制还不够完善,农民增收渠道有待进一步拓宽。二是城乡统筹方面。农村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建设短板突出,教育、医疗、文化、养老服务体系亟待健全,城乡资源要素双向流动机制还不够顺畅。三是人居环境方面。农村空间布局有待优化,房屋建设和风貌管理仍需加强,农村环境问题治理还不彻底,需在长效管护上继续发力加力。

2.资源制约因素较为突出。制约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的“人、地、钱”瓶颈尚未根本突破。一是土地瓶颈。农业项目由于投资收益期长,产出率低等在土地使用上存在很大的制约,调研发现大型龙头企业在土地使用上普遍存在较大困难,这在市区农业发展中尤为突出。二是资金瓶颈。农业项目在获取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扶持上一直是短腿。如何加大对农业项目的资金扶持力度,降低门槛、放宽额度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三是人力瓶颈。劳动力老龄化严重,从业人员总量下降。调研发现,本地年轻人普遍缺乏从事农业生产的意愿与技能,新生代农业人口萎缩。农业从业人员年龄结构不合理,农业经营主体从业者老龄化明显,不仅导致劳动生产率下降,也难适应现代农业的发展要求。

3.组织化程度相对滞后。一是农业龙头企业带动能力不强。农业龙头企业有一定数量,但与本地农户之间的生产利益联结不紧密,对本地农户的带动能力不强。二是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层次不高。泰州市农民专业合作组织虽然取得较快发展,但总体来看数量多,质量低。首先是规模偏小、组织松散,其次是合作社运作不够规范,再次是合作社自身基础薄弱,很多合作社保留在初级农产品的简单生产和销售上,统一服务和议价能力不强,很难形成农业产业规模化经营。三是农业规划引领作用有待加强。近年来,市郊蓬勃发展的休闲农庄、农家乐等,固然有现代农业的影子,但深层次的问题是缺乏规划引领作用,没有产业化发展的远景,更存在圈地的隐患。

4.乡村振兴出现新问题。一是脱贫户缺乏内生动力。调研显示,贫困户脱贫致富主体作用发挥不够。少数贫困户吃惯了“救济粮”,花惯了“便宜钱”,失去了脱贫致富的主观能动性,将脱贫希望寄托于各级政府、帮扶部门和结对干部给钱给物,并未真正实现“生活富裕”。二是传统孝道文化受到冲击。部分农户把老人分出去单独立户,且不赡养,找政府要求解决其“贫困户待遇”。这种状况呈现蔓延趋势,冲击中华民族传统敬老、爱老、孝老文化,开始成为基层政府抓“乡风文明”的难点。三是缺乏对村干部和致富带头人的激励机制。目前村干部收入较低,普遍在3000-5000元/月,远低于外出打工收入。村干部政治和荣誉方面缺乏激励机制,年轻人普遍不愿意留在村里做村干部,制约乡村“治理有效”的实施。四是落后的思想观念跟不上新农村建设步伐。农民的环保意识仍旧停留在是政府的事,与己无关上,没有把农村当做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生活宜居”任重道远。五是乡村产业发展机制不完善。从实地调研来看,泰州市有不少区县的乡村产业发展机制还有待完善,缺乏《乡村产业发展实施细则》,乡村产业发展的相关优惠政策不配套“产业兴旺”。

三、乡村振兴助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几点建议

乡村振兴不仅仅是促进农业经济发展,而应当立足于乡村全面振兴,除了产业振兴之外,还包括农村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要推动农业全面升级、农村全面进步、农民全面发展。

1.推进农业高质量发展。一是发挥农业生产性服务业对推进农业提质增效、节本降险的积极作用。帮助农业更好地解决“谁来种地,如何种地;谁来养猪,如何养猪”等农业发展方式,把农业生产性服务业作为现代农业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引导其培育创新力、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二是壮大创新创业群体,贯彻落实创新创业扶持政策。支持返乡下乡人员创新创业,正确引导返乡农民工到县城和中心镇就业创业。三是培育主体带动融合发展,引导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与合作社与家庭农场及小农户开展生产经营合作,构建紧密联结机制。建设一批农业产业强镇,创建一批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形成多主体参与、多要素聚集、多业态发展、多模式推进的融合格局。支持主产区大力发展农产品精深加工,统筹农产品产地、集散地、销区批发市场发展,建设一批专业村镇、精深加工基地和加工强县。

2.加强资源分配,缓解“人、地、钱”压力。一是要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全面建立职业农民制度,实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程。要加强农村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特别是扶持培养一批农业职业经理人、经纪人、乡村工匠、文化能人和非遗传承人等,培养一支“永不走”的乡村人才队伍。要多措并举,积极创新乡村人才培育引进使用机制,充分发挥科技人才的支撑作用。要以更加开放的胸襟引来人才,用更加优惠的政策留住人才,用共建共享的机制用好人才。二是通过完善产权制度盘活土地资源,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建立健全土地要素城乡平等交换机制,加快释放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红利。进一步优化乡村用地供给,积极上争出台面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用地专项支持政策,对建设配套设施和发展养殖业等关联农业项目用地,按照不高于流转面积5%的比例,调整用地性质,相关手续由经营业主签订复垦承诺书并缴纳复垦保证金、乡镇(街道)审核、自然资源规划部门审批。三是要确保公共财政更大力度向“三农”倾斜。加快建立涉农资金整合的长效机制,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作用。要坚持农村金融改革的正确方向,健全符合农业农村特点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农村金融机构要为乡村振兴提供多元化、多样化的金融服务,拓宽资金筹措渠道。要创新政策机制,把土地增值收益这块“蛋糕”切出更大的一块用于支持乡村振兴。

3.强化组织领导,优化现代农业发展布局。一是大力发展新兴产业。以产业强镇、特色田园乡村、“一村一品”示范村镇等为载体,引导小众类、多样性特色种养、特色食品、特色手工等乡土特色产业发展,建设一批“小而精、特而美”的乡村特色产业。二是着力打造产业园区。推动政策集成、要素集聚、功能集合与企业集中,建设一批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加速建设一批特色产品基地,认定一批“一村一品”示范村镇。培育乡村休闲旅游精品,建设一批功能多样、设施完备的园区景点。布局建设一批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三是培育壮大乡村产业体系。组织实施现代农业园区提档升级行动,继续推进“农业项目突破年”活动,组织实施乡村休闲农业精品工程,提升乡村休闲旅游发展质态。

4.落实乡村振兴政策,促进农民共同富裕。一是保持帮扶政策稳定。严格落实“四个不摘”总体要求,保持主要帮扶政策相对稳定性、延续性,确保帮扶工作焦点不散、靶心不变,防止发生断崖式返贫。二是健全预警监测机制。聚焦支出型困难家庭、因病致困家庭等各类困难群体,扩大防贫保险试点范围,建立健全市县乡村四级联动的返贫风险快速发现和响应机制,及时落实帮扶救助政策措施。三是深化精神文明建设,提高农村文明程度。统筹农村文化服务设施阵地建设,加大农村优质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推动农村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把农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权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推进移风易俗,广泛开展“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宣讲活动。发挥文化能人、返乡创业人士、“五老”等身边榜样的感召作用,讲活讲好“泰州故事”“百姓微故事”,引导村民见贤思齐。四是激发经济薄弱村内生动能。围绕实现乡村全面振兴,在财政投入、金融服务、土地支持、人力物力支撑等方面加大对经济薄弱村优先保障力度,积极推广“党建+扶贫”、消费扶贫等特色做法,因地制宜打造村级特色产业,持续跟踪帮扶项目落地见效,不断壮大村级集体经济。五是加大农村生态系统保护力度。坚决打好长江“十年禁渔”攻坚战,紧抓不放、一抓到底,确保禁出成效。严格落实河湖长制责任,做好首批“市级生态样板河湖”集中命名,加快城乡河道疏浚整治和系统治理,加快消除劣五类水体和黑臭水体。组织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提升五年行动,系统推进农村改厕、垃圾处理、污水处理、村庄清洁和绿化。

加快发展乡村产业,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加强农村生态文明建设,深化农村改革,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推动城乡融合发展见实效,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这是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点工作。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全面小康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我们相信,以更大决心、更明确目标、更有力举措,汇聚推动乡村振兴的合力,就一定能书写好新时代乡村全面振兴新篇章。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